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歷史蕪湖

鐵畫世家 賦予頑鐵以生機

責任編輯:侯晶晶    發布日期:2019-09-12    來源:蕪湖宣傳網

儲金霞(中)和儲鐵藝、儲蒞文在一起

鐵畫是蕪湖的一張特殊名片。在蕪湖鐵畫界,“儲”姓可是“大姓”,從儲炎慶,到儲金霞,都是宗師、大師級的人物;“小字輩”的儲鐵藝、儲蒞文,也都是安徽省工藝美術大師、非遺傳承人。蕪湖鐵畫源于國畫,是純手工鍛技藝術,自成一體。它以鐵為原料,經洪爐冶煉后,再經鍛、鉆、抬壓焊、銼、鑿等技巧制成。既具有國畫的神韻又具雕塑的立體美,還表現了鋼鐵的柔韌性和延展性,是一種獨具風格的藝術。

鐵畫技藝是“偷學”的

儲炎慶(1902-1974)祖籍桐城儲家老屋,在蕪湖鐵畫史上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是新中國鐵畫藝術事業的創始人。儲金霞告訴記者,父親儲炎慶小時候非常苦,6歲的時候父親去世,12歲的時候母親也離世,因為生活所迫到貴池的一家汪記鐵匠鋪當學徒。因為聰明好學,儲炎慶的鐵匠手藝很好,18歲出師后他“跑碼頭”來到安慶,在一家鐵匠鋪幫工。因為聽說長江下游的蕪湖是一個水陸碼頭的“小上海”,“四大米市之一”和“三刀”頗有名氣,于是在28歲的時候一個人來到了蕪湖尋求機會。

在長江邊寺碼頭附近的“沈義興鐵匠鋪”幫工期間,儲炎慶發現了經常有外國傳教士找老板沈德金買鐵畫。“父親第一次看到‘梅蘭竹菊’四件套鐵畫時大吃一驚,完全沒有想到用鐵作畫,可以這么漂亮!”儲金霞告訴記者,儲炎慶從此就愛上了鐵畫,立志要學會鍛制鐵畫。由于沈老板的鐵畫技藝不外傳,只在夜里偷偷地一個人制作,儲炎慶只有裝病,餓著肚子一個多星期在閣樓木板上挖個洞,偷看沈德金打制鐵畫的過程,默識要領,熟記于心。

有一天,沈老板要回鄉下老家一段時間,外國傳教士卻找上門來買鐵畫。儲炎慶用20天時間,自己摸索著打制了一套“梅蘭竹菊”的四件套鐵畫,為鐵匠鋪賺了40個大洋。沈老板回來目瞪口呆之余,卻趕走了儲炎慶。儲炎慶自己在街角支了個爐子,一邊打鐵,一邊繼續研究鐵畫,可是在舊中國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里,鐵畫藝術根本沒有生存的空間。

一晃30多年過去了,蕪湖鐵畫在新中國建立后迎來了發展的春天。1956年蕪湖成立鐵畫恢復組,儲炎慶帶領儲春旺、張良華、楊光輝、吳志祥、張德才等一批徒弟研究鐵畫技藝,期間創作了新中國第一幅取材于白蛇傳的鐵畫《斷橋相會》。1957年,在蕪湖市手工業管理局的支持下,蕪湖工藝廠在七更點附近成立。儲炎慶的代表作品《松鷹》《花蝶》《牛郎織女笑顏開》等參加匈牙利布達佩斯社會主義國家造形藝術展及法國巴黎國際博覽會。1964年,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朱德與之兩次交談,鼓勵其在鐵畫藝術上超過湯天池,培養接班人,使鐵畫技藝源遠流長。1964年,郭沫若來廠參觀,揮寫了“以鐵的資料創造優美的圖畫,以鐵的意志創造偉大的中華”題詞。

鐵畫制作的“小九妹”

1959年下半年,安徽省集全省之力攻關制作準備安放于北京人民大會堂領導會見廳的巨型鐵畫“迎客松”(長4.5米,寬3米),儲炎慶帶領著弟子們來到位于省會合肥市一家模型廠的精工車間。“當時車間里起了8座烘爐,同時用來打制鐵畫,在兩年時間里先后打出了以‘迎客松’‘梅山水庫’等為代表的大小六件作品。”儲金霞告訴記者。1960年,15歲的長女儲金霞被父親儲炎慶召喚到了合肥,成了鐵畫車間的“小九妹”。她從學徒做起,敲煤炭、拉風箱、和耐火泥,從事鐵畫打制的系統學習,此生與鐵畫結下了不解之緣。“父親說砸煤塊是鐵畫‘童子功’,當年用的是兩淮煤炭,要把碩大的一塊硬煤用鐵錘砸成手指甲蓋大小。我一個女孩子,每天要和大家一起砸成堆的煤炭,手上結了硬硬的老繭。”

儲金霞至今還記得,她獨立制作的第一件鐵畫作品是一個20厘米大小的小品“小菊花”。她從學徒工做起,刻苦鉆研,潛心揣摩,領悟制作技巧,加上父親的言傳身教,鐵畫技藝大有長進。1987年擔任鐵畫車間主任,領導、組織亞運會熊貓“盼盼”鐵畫禮品的生產,贏得了國內外的好評。1990年,儲金霞又挑起鐵畫研究所第三任所長的重任,從事產品研究與開發和鐵畫生產流水線,其時工藝廠開發的新產品鍍金畫,使傳統鐵畫面貌一新。

今年74歲的儲金霞,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首批國家級非物質遺產傳承人。1959年、1993年兩度參加人民大會堂巨型鐵畫“迎客松”“黃山天下奇”的制作;2009年,為慶祝新中國60華誕,率親傳弟子及鐵畫藝人們歷經97天精制大型鐵畫書法“中華頌”(長18米,寬4米),陳列于人民大會堂中央(金色)大廳。2010年參加以“盛世徽韻”為主題的中國2010上海世博會安徽活動周現場技藝展示,受到世界各地游客的關注。2005年,蕪湖鐵畫躋身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儲金霞感到莫大的欣慰。

蕪湖鐵畫技藝的傳承

儲鐵藝是儲金霞的侄子,作為“鐵畫世家”的一分子,1988年喜歡手工、喜愛美術的儲鐵藝進入蕪湖工美廠“繼承祖業”,1996年進入蕪湖工美廠鐵畫研究所。在工美廠期間,儲鐵藝跟隨儲金霞等鐵畫大師學藝多年,善于花鳥、動物、山水類的鐵畫作品打制,且喜歡動腦經制作一些“有感覺”、且得到市場歡迎的鐵畫作品。他設計與制作的“雙鷹圖”“喜從天降”“傳統山水四條屏”等受到鐵畫業界的認可。

儲鐵藝認為,時代在進步,鐵畫的加工技藝進步了,但是傳統的東西不能丟,需要慢慢的沉淀。鐵畫的本質是“鐵”,色彩要點到為止,鐵畫的語言需要用“鐵”來表現,材質的美才是鐵畫的美。“好的鐵畫是藝術品,沒有藝術縱深感的鐵畫只是一件工藝品。我對鐵畫有情感,現在能靠鐵畫養活自己,感覺蠻幸運的。”

儲蒞文是儲金霞的小女兒,標準的“70后”。從小耳聞目染下,看到鐵絲、鐵條、鐵塊在母親儲金霞的手中,變戲法一樣成了鐵畫,心里就羨慕得不得了。1993年,初中畢業的儲蒞文進入了蕪湖工美廠學藝,1998年進入蕪湖工美廠鐵畫研究所。制作大型鐵畫書法“中華頌”,2010上海世博會安徽活動周現場技藝展示,修復省國家一級文物明、清代鐵畫兩件等活動,儲蒞文都積極參與,并獲益匪淺。儲蒞文說,作為女性,從事鐵畫的開發與生產,體力欠缺是弱點,細心是強項。她的作品以花卉、人物為主,細膩、飄逸、層次多變,更為貼近用于家庭的美化,積極探索“讓鐵畫走入家庭”的創新鐵畫產品。

功夫不負有心人,2007年,儲蒞文親自設計、制作的作品“女媧補天”在“一品徽韻·首屆全國文化紀念品博覽會”上獲金獎。2012年,“徽州小鎮”又在首屆中國(黃山)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技藝大展上獲得金獎。2018年,她作為畢業作品的創新型鐵畫作品——梅花花瓶“玉壺春”得到了清華大學教授的好評。母親是鐵畫史上第一個女傳人,她認為自己作為女兒,就有責任將“女傳人”再傳下去,在“又臟又累,男人都不愿意干的活兒”中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能多留些鐵畫佳作下來,個人的辛苦算得了什么。”儲金霞說。“父親一直沒有退休,即使后期不能親自參與鍛打了,也沒有離開鐵畫這個舞臺。受他的精神感染,鐵畫是我終生的付出和喜愛。既然接過了鐵畫的接力棒,我就要把儲氏鐵畫的牌子立起來。在各級政府的幫助下,要把鐵畫再次振興起來,形成生產力,培養出合格的后續人才!”儲金霞的話語鏗鏘有力。

ag8.com亚游 - 亚洲最大游戏平台